没错是盲流子本盲

一个怪没意思的混蛋

望春花:


这段我自己可能会删。我只是有点感慨,昨天莲莲拖相亲对象献血这事,我后面找补了一句,说两人大概是约会过,但是不合适。

 


其实血库医生没跟我说这话,是我自己脑补的。早上我在想我为什么要说这句话。好像下意识里,觉得在相亲这个目标限定的活动里,叫别人做点事情,总是带了“打算谈恋爱”的前提,考察也好,试试也好。。。。。其实不是的。

 


但这种观念微妙地只限定在女性身上,所以有些跟踪狂可以说我们在谈恋爱,她八年收了我两万多的礼物。

 


或者有些姑娘说他对我...

296

原贴里又出现个小可爱,指责极端派过于情绪化,结果自己字里行间也充满愤怒,显然是曾经被“极端派”伤过了。

这又让我想到一点:在这个流量为王的年代,很多的自媒体/大v之流是喜欢故意输出些挑逗情绪,引起骂战的内容的——这样流量就到手了,广告也接到了。而读者们,不论属于哪个派别,都会被引得越来越极化。而极化的俩拨人一碰到一起,大战个三百回合,谁都不讲理,谁都骂不服谁,又导致更加互相仇视,更加各执己见。

1

说起来我就想起这么个故事。我爷爷有个朋友,年轻时跟着参加过战争的。据他说他当年就是个穷得饭都没得吃的苦命小孩,自然也就没上过学,不懂得这个主义那个思想的。他加入组织的时候想的只是自己不想再过没饭吃的日子了——可见觉悟也不高。照某些人的逻辑,他这样的不但不该让他加入成为战斗力,还应该划清界限才是。

问题的关键在于,如果想要赢,就应该团结一切能团结的力量,而不是嫌弃这个素质低了,那个认识不高了,才不要跟他们做同类。

2

关于刚刚悖悖君发的那条,连他一个旁观者都看出来咋回事了,而评论区一些“高素质正统理性派”还在讨论着“要跟那些低素质过激派”划清界限,免得被对方骂成“田园”了。我都看笑了。

1

外放狗咋还不炸成太空垃圾?!

换了电脑,可以玩octane render了!

1

总结前段时间看的书

1.《中国好人》《亦摇亦点头》by刀尔登

前一本是作者读史的感想,后一篇是作者读文学作品的感想,作者的一些观点我是认同的

2.《她身之欲:珠三角流动人口社群特殊职业研究》

一本对“小姐”人群的生存状态、内心世界调查报告,比较好的一点是,作者是真正深入了这个群体,与调查对象一起住,一起去工作地点观察而获得的资料,有生动详细的故事,而非随便采访几个,然后列数据,完事。当然也有人质疑作者有戴着一层“玫瑰色”的滤镜,把一些事看得太美好了。另外还推荐一个类似题材的漫画,叫《红色的皮》by切尸人红魔,书似乎是绝版了,在站酷上有大部分内容还可观看。

3.《同性恋亚文化》《虐恋亚...

1 3

刚才看了那条漫画的回复里关于“女生节”的争论。其中那些为这个“节日”洗白的妹子,容我做一个大胆的猜测,应该正处于担当得起“女(学)生”这个词的阶段吧,面对这个节日所传达的“像你这样小仙女就是该被宠着爱着”“你们这样青春貌美的姑娘都是世间的珍宝”之类的种种吹捧,如果不加思索的话,确实会觉得心里美滋滋的吧

1

“人经不起恭维。越是天真、朴实的人, 听到一种于己有利的说法, 证明自己身上有种种优越的素质, 是人类中最优越的部分,就越会不知东西南北,撒起癔症来。 我猜越是生活了无趣味,又看不到希望的人, 就越会竖起耳朵来听这种于己有利的说法。”——王小波《拒绝恭维》

1

再发几张phil的靓照

1
 
1 / 9

© 没错是盲流子本盲 | Powered by LOFTER